注册

吴宇森:不能要求《追捕》票房像《战狼》


来源:凤凰网娱乐

此次《追捕》汇集中日韩三国演员,以日本制作团队为主,打造了一部亚洲视野的商业大片,它不仅仅是翻拍老版《追捕》的原著《涉过愤怒的河》,也融入了吴宇森对日本六十年代电影的情怀。

吴宇森接受凤凰网娱乐记者采访

凤凰网娱乐讯(采写、摄影/秦婉) 意大利当地时间9月7日,第74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,入围展映单元的吴宇森导演电影《追捕》与媒体见面,吴宇森接受媒体记者采访。此次《追捕》汇集中日韩三国演员,以日本制作团队为主,打造了一部亚洲视野的商业大片,它不仅仅是翻拍老版《追捕》的原著《涉过愤怒的河》,也融入了吴宇森对日本六十年代电影的情怀。

采访中,吴宇森坦言不会为了潮流变化而改变自己的风格,《追捕》的拍摄方式依然很传统,只是在剪辑上会加快节奏适应年轻观众的习惯,他认为时代在变,情感不会变。同时他也表达了对行业的忧虑,“现在大家太重视数字,很多人跟我说,六百亿票房意味着什么,却从来不谈电影的本身,《太平轮》也是被数字打垮的。”

《追捕》在9月8日将正式进行全球首映,并定档11月24日国内上映。

我从没想过退休,希望拍到不能动为止

提问:此次来威尼斯与七年前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?

吴宇森:七年前来拿终身成就奖,这次是《追捕》全球首映。威尼斯没有什么变化,我很喜欢这里,很感激他们给的奖,一般来说拿到这个奖意味着要退休,但是我没有。这次让大家看到我还在继续拍戏。我从没有想过退休,希望拍到不能动为止。

记者:大家都很关心您现在的身体。

吴宇森:非常谢谢关心,前一阵子比较劳累,为了制作这部电影,心理压力比较大,毕竟是重拍经典,这种求好的心态会影响我。

全世界六七十年代的电影最好看,对我影响最深

记者:为什么会拍《追捕》?

吴宇森:在我接手之前,陈嘉上和陈德森已经做了蛮多版本,但是没有拍成,剧本也弄好了,到最后我接手时,他们已经有一个现成的剧本。那个时候我想重拍一个高仓健的电影,想致敬他,刚好林建岳打电话给我,我什么都不想就答应了。

当时的剧本改编完不那么像《追捕》,而是一个复仇爱情的电影,我感觉那就不需要买这个原著了。后来大家觉得应该找回《追捕》的原著精神,否则没有多大意义。我又很想这部戏能符合我的风格,所以我们又经过一番讨论,回归到原著,设定药厂在制作新药的企图,比较新鲜,不要老是抓个反派打一打。

记者:《追捕》和原版电影的区别在哪儿?

吴宇森:之前他们曾经试过购买翻拍《追捕》电影的版权,跟《追捕》的电影公司交涉,他们不肯卖。我们就买了小说《涉过愤怒的河》的版权进行拍摄,没想到我们拍了一半,电影那边突然很兴奋又愿意让出来了。于是我们就用了一些他们老版电影的音乐,让观众怀旧一下。

原著小说中,其实还有很多情节,只是我们拍的时候把演员身份调换了,高仓健是一个检察官,而张涵予的角色被改成演一个国际律师,警察角色也有改动。当时是个70年代的故事,很多情节要尽量改成现代的,描述的主题信息有改动,但都是根据原著改编的。希望观众可以抱着看新电影的感觉来看。

记者:电影中有句吐槽“老电影时间实在是太长了”,也有很多对于老电影的情怀,您是怎么考虑这个构思的。

吴宇森:那句是开玩笑的对白,是吴飞霞想赶张涵予走才说的。我好喜欢老电影,最近的电影越来越简单了,我觉得六七十年代的电影最好看,当时全世界的电影都在创新和改编,还保留很丰富的人文精神和文学价值,技术和拍摄方式也有新发明,真正的百花齐放。

老电影也影响到我现在拍摄的方式,无论是商业还是文艺,我都用一贯传统的方式,要求一种专业。我每年都会重温一些老电影,如《阿拉伯的劳伦斯》、《七武士》还有一些法国新浪潮电影,像《纵横四海》就是向特吕弗《祖与占》致敬。我也非常喜欢六十年代的日本帮会电影,这部《追捕》就是向高仓健致敬,也向日本电影致敬,我学习了黑泽明的人文精神和技巧,电影里用的音乐也有那个年代爵士音乐的味道,色彩也是那个年代的。

在日本拍摄外景地难获批,影响到拍摄周期较长

记者:据说拍摄时没有完整剧本?

吴宇森:剧本创作时设定是在韩国拍摄,本来用的是中韩两国的演员,生活背景是韩国的,后来拍摄地换到了日本,有很多内容需要改动。原来的编剧是香港人,写的对白要改成日文的表达,如果不顺畅的话会影响演员表演,于是又请了一个日本编剧,重新改写。

记者:在日本拍摄、使用日本团队的感受如何?

吴宇森:这次85%用的都是日本团队。在日本拍很困难,很多理想的外景地很难获得批准,比如一场大的追逐我们改到乡下去拍了,比如城里追车的戏份改成了水上自行车,三个人在树林里的戏原本设计是在一个急流瀑布里的打斗,但我们在日本找不到景点。

《追捕》总共拍摄了150天,虽然大家都很专业,但因为很多景点不能用,一场戏可能是三个不同的景拼在一起,所以影响到周期比较长。

日本也好久没有拍过大制作电影,日本产业也不是那么好,很多从业人员在拍电视剧和广告,我用的一大半工作团队是好久没拍电影的一些电视剧组团队。

周润发会改动台词饰演自己,张涵予更忠于剧本

记者:电影中每个人物都设计了前史和背景,杜丘反而是没有交待太多情感和前史的一个人物,为什么?

吴宇森:电影里每个角色都很敬业,各有精彩之处,我是比较贪心啦,希望电影能有深层次的意义,能言之有物。本片的感情很多元化,有福山雅治对过去前妻的细腻怀念,有杀手之间的姐妹情,有河智苑对张涵予作为漂泊人珍视的缘分,有戚薇张涵予从仇恨到爱的过程,都在不同程度上演变。

张涵予的部分,是因为过去的故事已经拍过了,这次需要更复杂一些,要兼顾的地方很多,就没有一个空间来介绍他。而且大家太受限于高仓健的人物了,之前高仓健的版本也只是交代他是一个很正直的检察官,这次也是限于篇幅吧,集中在律师找真相的上面。

记者:很多外国记者将张涵予与周润发对比,你怎么看?

吴宇森:周润发在对白方面都经过设计,大部分是他自己的对白,他会把剧本里的对白和自己找到共同点,把自己的经历、情感放进去,所以他都是在演他自己。

而张涵予是在按照剧本演的,他很难把自己心里的话融入电影,每个人的方法不同,有人会计较对白的多少和意义,而没有把自己的一部分放进去。

怀念吃大锅饭的八十年代片场,用鸽子是因为手痒

记者:这是不是因为时代不同,片场环境不同了?

吴宇森:我非常怀念我们八十年代创作电影的时期,社会上都有讲义气的氛围,大家互相之间有竞争,也会懂得互相欣赏,是一种吃大锅饭的感觉,谁做不好大家都会帮他,谁做得好大家会当他是老师。现在有一些人还没那么红,拍了半场就离开了,年代不一样了,工作态度也会有所不同。

记者:电影里一场张涵予和福山雅治打斗的动作戏,使用了鸽子。

吴宇森:这确实是我的一种风格再现。《追捕》拍之前就有这个想法,因为动作设计可以很好玩,鸽子飞来飞去还阴差阳错地救了两个人。关于鸽子,有时候我也会尝试不用,但是很多时候又手痒,有时候是工作人员邀请,说想要做一场,那就做了。

记者:中日两位男主角合作有什么样的隐喻?

吴宇森:两个人共同解决困难,隐喻我们双方有很多不了解,有些事情不能忘记,但找机会可以做个朋友,有些观众可能会意会到,这又是一个友情故事。这个情感线也会影响我对动作的设计,几场枪战戏是两个男人友情的演进。在真实生活中,日本警察的手枪里只有五颗子弹,打完了是不能换子弹的,连电影里也规定要这么拍,不能夸张,所以我设计的都是福山雅治打完之后抢别人的枪继续打。而且两人被手铐拷在一起,每人只剩一只手,等于一个人用双枪,还能交换弹药,在这个过程中,两人有了充分合作和了解。

我的电影不可能卖得像《战狼》,曾拍《飞虎队》险些与吴京合作

记者:有人认为《追捕》给人的感觉是又老又新?

吴宇森:我本来的风格就是这样,当年《英雄本色》对外国人来说就非常新,如今我是新与旧都兼备。现在有很多电影不像电影,台词不像台词,拍出来没有思考价值,到我这样的年龄应该能拍得更好和更有意思的电影了,我一直在追寻完美的电影是什么。不过不能要求我的电影卖的像《战狼》那样,电影应该允许不同样式存在。

记者:说到《战狼》,吴京也是动作片演员,有没有想过和他合作?

吴宇森:我之前要做的一个项目《飞虎队》里有五个男主角,吴京也是其中一个选角,当时觉得他的脸看起来比较忠厚。不过后来我退出了这个项目。他现在可能很难请了吧哈哈。我和他有一面之缘,有次在餐馆外面吃饭,他过来跟我打招呼,我比较害羞,他说“我是吴京,没什么事只是打个招呼”,我就恭喜他上个戏卖座。他很有礼貌很谦虚,每个人成功都有道理。 

无论潮流变化都坚持自己,如今大家太重视数字

记者:当下观众的变化对您有影响吗?

吴宇森:观众每年都在变,不管潮流怎么变,也应该坚持自己的风格,有时候没法让全部观众都看,但也会有一部分观众喜欢看,这次我就想拍出像希区柯克和法国片那样的感觉。有一种精神叫仁义,只是大家现在的表现方式不一样了,情感是不能变的。这部电影剪辑节奏很快,就是符合现在观众的习惯,但基本的情义精神是不变的。

记者:对当下市场怎么看?

吴宇森:如今有亚洲格局的香港导演变少了,这是受中国大陆市场的影响。现在大家都在一个断层的年代,连欧洲也是,大陆看起来很蓬勃,但也在断层,要找一个铿锵有力的剧本很难,比如我下个戏找编剧都很烦恼,很多编剧的生活经验不够成熟,可能生活条件太优越了,大家都在依靠电脑和现代文明,以前什么都没有,都是靠自己想办法去创新。

而且现在大家太重视数字,很多人跟我说,六百亿意味着什么,从来不谈电影的本身,《太平轮》也是被数字打垮的。大家为了数字而生存,没有创作的欲望,也产生很多骗局,没有安全感。有时候我也会被数字影响,因为我的戏通常投资很大,老板都会跟你暗示没钱啦没钱啦,其实他们还是有点钱的。

记者:那部八位香港大导演拍摄的《八部半》,您会拍哪个年代?

吴宇森:大家抽签,我抽到的是七十年代,也是我差不多想拍的年代,和我电影创作有很大的契合。目前没时间拍,只有许鞍华和袁和平拍了,我和徐克都还没拍。

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  扒得更深,揭得更透,更多不可说的秘事,尽在“凤凰八卦”(微信号:entifengvip),添加免费阅读。

[责任编辑:吴骝驿 PK015]

责任编辑:吴骝驿 PK015

  • 好文
  • 钦佩
  • 笑抽
  • 泪奔
  • 无聊
  • 气炸
吴宇森《追捕》曝国际预告 张涵予福山雅治主演 http://p0.ifengimg.com/pmop/2017/0816/D31044856BAA04EA4005E4185B9FE8CBCDD5B58C_size135_w448_h252.png

凤凰娱乐官方微信

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