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

凤凰卫视

梁晓声:作家应关注他者命运 我非给大众写故事的人

2013年09月03日 18:06
来源:凤凰网娱乐

凤凰网:文学作品本身的传播和感染力,我们比较更及时一点,更锋利一点,文学的感染力是长久一点。那么,在您的文学观中,它们哪个更能像你自己的表达,并寻求到读者的共鸣?

梁晓声:我还是更喜欢杂文和散文,事实上你要看到这一点,就是说,当文学(主要指小说),我们说小说的话,更主要的是指虚构类的文学,当这些虚构类的文学从自己肩上卸下了它曾经的使命和责任的时候,这时的作家就变成了一个讲虚构故事的人。那么,又由于社会本身的变化,时代体制的成熟,他们进一步变成了只讲心里故事的人、只讲虚构故事的人,这造成了一种什么情况呢?在西方有一个时期,小说开始从文学的中心位置变化了,人们开始更多的看纪实类的文学、看传记类的文学。就是说,随着年龄的不同,小说越来越成为青少年和文学发生关系的最初级阅读,人到了三十多岁的时候就会摆脱小说去读另外的书籍。可能在我们这里有一些差别,可能会有一点点不同。

就在这个房间里,说起来是二十年前了,我曾经接待过一位美国来的作家,是一位金发碧眼的中年美国美人,她同时也是作家。当我们互相交流文学作品,我说我写哪些作品的时候,然后要问她,因为我要送给她一些书,我说:“你的作品也送给我几本。”她说:“我已经带在手袋里了,但是我不好意思送给你。我说:“为什么?”她说:“我写的书跟你写的书是不一样的。“怎么不一样?”她说:“我在写恐怖小说。”我当时确实也愣了一下,我说:“写哪方面的?”她说:“就吸血鬼,僵尸,写校园恐怖小说。”我说:“你为什么要写这样的小说呢?”她说:“在我们那里读小说主要是一种兴趣。”这就是我刚才讲的跟十八、十九世纪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,因为卸下了,它就变成这样了。

凤凰网:美国的类型小说确实也很好看,那些恐怖故事。但是中国,像您之前说的,大家开始玩一些技巧和心理的东西,几乎说的就是先锋文学那一拔人,到现在他们还在用。您觉得这种文学形式已经不足以引起群众对文学的喜爱了吗?

梁晓声:也不一定,但是还是看你怎样写,我认为中国还是应该产生中国式的《日瓦戈医生》,只不过还没产生而已。如果真的产生那样一部作品的话,肯定还会引起人们的关注,但是也不一定,也可能真的有那样一部书,它决然的不如现在许多更有趣的书的读者多,因为我个人觉得,读报的人、看电视的人、上网的人、看小说为了娱乐的人、看文学书籍的人和最后看思想类书籍的人,这是几种不同的人,虽然都叫“读者”,作家也由此分为不同,你是给哪些人写的?

凤凰网:您觉得您呢?

梁晓声:我不是给大众写故事的人,尽管我不认为我写不好故事,我认为大众如果拿起一本叫做小说的文学作品的时候,他是以这种心理来读的话,我觉得大众其他的娱乐不是很多了么?电影不是很娱乐么?话剧不是也很娱乐么?网上不是也很娱乐么?非得连小说也变成这个样子?那如果这样的话,你写的作品没人读的话,没人读就没人读好喽。

凤凰网:可是您早期的作品,包括您作品改编的影视作品。

梁晓声:但是你要知道,那叫小说,那叫作品,那样的作品和现在的小说是不一样的。

凤凰网:而且当初尤其是我父辈的那个年纪,他们会非常投入。

梁晓声:那些小说是不一样的,有些小说你只要翻多少页就会知道写作者的最初动念,它是一个方向,它不是对着市场去的,不是为了给那些闲来无事,像听相声或二人传一样的,来打开一部文学作品的人写的。

凤凰网:中国现实主义小说在现在来说并不多,质量又不是特别高。

梁晓声:应该说,我的同代人和比我这个年龄稍微小几岁的,小十岁甚至到二十岁,包括四十岁的作家,他们相当一批人也都依然在秉持着“关注现实,反映现实”,也或多或少的依然能够看到他们的写作,依然载负着曾经传统的那种使命和责任,这种使命和责任简单来说就是关注他者的命运,我觉得大部分的作家其实还是在这样写作的。

>>>查看完整专题 《凤凰网·非常道》梁晓声:

更多实录——

>>>实录1 梁晓声:作家应关注他者命运 我非给大众写故事的人

>>>实录2 梁晓声:作家无任何特权 反映问题却爱莫能助

>>>实录3 梁晓声:政协委员不算荣誉 分割精力但利于写作

>>>实录4 梁晓声:文革作品很可笑 怀念文革不如想通忏悔

>>>实录5 梁晓声:时代让读者变样 诺贝尔奖无法推动文学

>>>实录6 梁晓声:现代社会同胞相轻 时代需要理想主义

>>>实录7 梁晓声:时代负能量挤压内心 让我无从适应

>>>实录8 梁晓声:社会脱贫走向娱乐化 严肃作品存在就好

>>>实录9 梁晓声:大师新片制作考究 年轻导演关注现实

>>>实录10 梁晓声:韩寒棱角难得 精力在何处则成为何人

凤凰网星座微信

扫描左侧二维码,关注凤凰网娱乐微信

揭开明星的隐私往事,每天为你分享一段八卦谈资!

[责任编辑:王川玫] 标签:梁晓声 非常道 专访 作家 娱乐
打印转发
凤凰新闻客户端
  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凤凰网保持中立

商讯